賬號: 密碼: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 >>文史天地
文史天地

楊子榮身世揭謎始末

來源:哈爾濱市政協 |  日期:2019-10-11 瀏覽次數:已點擊:


自從曲波的長篇小說《林海雪原》問世和現代京劇《智取威虎山》演出之后,偵察英雄楊子榮的名字已經家喻戶曉。但是,楊子榮的身世一直是個謎。因為我承擔了東北烈士紀念館《東北解放戰爭烈士傳》中楊子榮傳記的撰寫任務,對楊子榮身世的考證工作有一些了解,現將所知道的情況提供給讀者。楊子榮參軍時并沒有報原名楊宗貴,而是用了他的“字”(即號)—“子榮”。因不常用,鄉親們都不知道。當時是戰事環境,軍隊里也沒建立檔案,只知道他是山東省膠東地區人,說不清哪個縣、村。他參軍后又一直沒有給家里寫過信或捎過話,以致他和家鄉完全斷絕了聯系。因此,部隊無法將他犧牲的情況通知家屬和地方政府,本村人只知道他是參軍走的,所以他家一直享受軍屬待遇。

誰知天有不測風云。1947年冬天,楊子榮已經犧牲半年多了,一個闖關東的人回到嵎峽河村,向村干部們說,他在牡丹江東部穆棱縣下城子看見了楊宗貴,他穿著個黑棉襖子,戴著個貂皮帽子,匪里匪氣的。村干部聽信了這個人的話,把楊子榮當成了“土匪”。

楊子榮的母親宋學芝和妻子徐萬亮經常被叫到村公所交代問題。這沉重的打擊,把這一家子壓得喘不過氣。 宋學芝咽不下這口窩囊氣,她到村里去辯白,到牟平縣政府去說理,又去文登專署反映情況,往往返返,在這百多里的山道上,不知留下了宋學芝那雙“山東小腳”多少腳印!灑過了多少汗水和淚水!徐萬亮一直等著宗貴的消息。然而左等沒有,右等還是沒有,全東北解放了,新中國成立了,全國也解放了,還是沒有宗貴的一絲消息。徐萬亮終于經不住這巨大的精神壓力和對丈夫的痛切思念,病倒了,再也沒有起來。1952年秋天,這位年輕的女人懷著遺憾去世了。

195711日,牟平縣人民委員會終于經多年審查,確認楊宗貴同志為失蹤軍人,給宋學芝發了蓋著縣政府大紅印章的優軍字第924號“失蹤軍人通知書”。19581112日,一張蓋著“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之印”的“革命犧牲軍人家屬光榮紀念證”,又送到宋學芝手中,經確認楊宗貴已經犧牲。 當現代京劇《智取威虎山》演出和廣播后,楊子榮的英名響遍了千家萬戶,可是沒有人想到他就是嵎峽河村的楊宗貴。臥病在床的宋學芝想兒想得發瘋了,對大兒子楊宗福說:“匣子里老說楊子榮楊子榮的,是不是俺宗貴?”哥哥宗福卻絲毫不敢往一起聯系,還勸母親說:“娘,你想到哪去了,天下同姓同名的多了,俺兄弟不是失蹤了嗎?再說人家楊子榮多英雄啊,俺弟能到那份上嗎?”為此,誰也沒有把楊宗貴和英雄楊子榮想到一起。

楊子榮生前所在部隊要寫英雄事跡,但搞不清他的身世。海林縣烈士陵園,也要向廣大參謁者講述英雄的事跡,也需要知道他的家鄉故里。可是誰也說不出,誰也不知道。于是他們派人去膠東大地尋訪,第一次調查沒有任何收獲,派出的人失望地回來了。

1967年春天,濟南軍區、山東省軍區,英雄生前所在部隊和海林縣民政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再次赴膠東大地調查考證,仍無結果。 19695月,當年曾經為楊子榮只身入杏樹村匪穴說降土匪立特功寫過事跡報道的營部干事姜國政,以某師副政委的身份,在北京召開“關于楊子榮事跡和籍貫調查的專題會議”。楊子榮的生前戰友和有關單位十余人參加,共同回憶楊子榮是什么地方人,仍其說不一。于是又到牟平、榮城、文登、海陽四縣調查,并把楊子榮參軍的時間、背景和外貌特征等打印成文,發往四縣的50多個公社,請當地民政部門協助查找。一直過了兩個多月,仍無結果。后來找到楊子榮的12名戰友,其中有人回憶起楊子榮曾說過他的家鄉是牟平縣的某某河村。牟平縣城關公社一民政干部反映,嵎峽河村參軍失蹤的楊宗貴與調查組印的材料相符。于是調查組又多次到嵎峽河村進行走訪和開座談會,村里的老干部、老鄉親提供了大量的可靠材料,證明楊子榮很可能就是該村的楊宗貴。和楊子榮一起報名參軍的韓克利證實,楊宗貴參軍時改了名,他和楊子榮的哥哥楊宗福都說見過楊宗貴有個刻著“楊子榮印”的名章。對照楊宗福和妹妹楊宗海的相貌,也完全可以認定,失蹤軍人楊宗貴就是要查找的著名英雄楊子榮。當時受“文革”的影響,認為楊子榮現在這個家庭不理想,母親和妻子都去世了,沒有直系親屬,他的哥哥楊宗福是普通農民,現在還不具備英雄親屬的先進思想水平,會影響樣板戲中楊子榮的高大形象。所以暫時還不能說哪縣哪村,只籠統說是膠東半島。80年代初,海林縣楊子榮紀念館成立和東北烈士紀念館補充陳列楊子榮烈士事跡時,對他的家鄉都未寫明。

1973年,曲波找到19472月楊子榮活捉“座山雕”后,二團召開群英會拍照的英雄集體照片,將胸戴光榮花的楊子榮單獨翻印出來。又經放大后,寄給了剛建立的海林縣楊子榮紀念館,東北烈士紀念館也陳列了楊子榮這張遺像。1980年,我幫助海林縣進行楊子榮烈士事跡展覽工作時,并深入調查了楊子榮烈士的事跡。

19835月末,我撰寫楊子榮烈士傳記,需公開寫明楊子榮的家鄉。不能再受過去“左”的思想束縛,我決定對其家鄉再進行一次認定,于是將楊子榮的那張放大照片及東北烈士紀念館的公函,寄給牟平縣民政局,請他們派人去嵎峽河村召開座談會,出示所寄照片,先不說明是誰,讓大家認定。牟平縣民政局葛培重局長接信后非常重視,親自辦理此事,他帶了4張不同人的照片,請嵎峽河村的老干部、老黨員辨認。老人們看后毫不猶豫地指出了楊子榮那張照片就是他們村參軍失蹤的楊宗貴。他又找了楊宗福,這位老人更是流著淚喊出了:“他就是俺宗貴兄弟!”葛局長興奮地告訴楊宗福:“你弟弟楊宗貴,就是《智取威虎山》里的那個楊子榮啊!”老人簡直驚呆了,過去他母親猜想的戲里唱的那個人,現在果然成為真的了。他跑到母親和弟媳的墳前哭叫著,告慰在天之靈。葛局長請幾位老村干部和楊宗福寫了證明材料。同年1014日,我在赴青島參加中國博物館學會召開的第二屆全國學術討論會后,專程去牟平縣民政局了解認證情況。葛局長拿出了證明材料,并再次陪我去嵎峽河村召開座談會,和烈士的兄長楊宗福會面。直到確認無疑,才在《楊子榮烈士傳》中,首次寫上了英雄的故鄉——山東省牟平縣城關鎮嵎峽河村。198611月,《楊子榮烈士傳》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向社會上第一次公開認定了楊子榮烈士的家鄉。

牟平縣經過兩年多的征集史料和籌備工作,于199171日,在牟平縣城中心建成“楊子榮廣場”,豎立起英雄高大的塑像,又在楊子榮當年參軍的地方——雷神廟西側,建起了“楊子榮烈士紀念館”,并舉行了隆重的落成儀式。楊子榮生前所在部隊的老首長、老戰友及烈士的親人出席了紀念大會,我也接到了牟平縣委、縣政府發來的請柬,但因當時工作太忙離不開,未能前往,只好發電文祝賀。(作者:東北烈士紀念館原副館長)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黑龍江委員會辦公廳主辦

2009年- 2017年版權所有 黑ICP備11003656號

您是我們的第 210081 位訪問者

12选5期期中奖的万能码